朱剑凡:1个明朝皇族后裔为何能入毛泽东青眼,说他能做教育部长

如果说有一个人,他姓周,却是正儿八经的明朝皇族后裔,洪武大帝朱元璋的后代,你一定以为我在瞎扯淡!

然而,我说的是事实,这个姓周的人,的的确确是大明的皇族后裔,朱元璋的第27世孙,毛泽东主席曾经他的小女儿说:唉!你爸爸死得太早 ,要不 ,就当上我们的教育部部长了,可惜!

他的一生可以说波澜壮阔,两个女婿中一个是开国大将,为共和国的建立立下汗马功劳,另一个是开国元老,为共和国的创立出生入死,长子曾经是共和国的外交部欧美司司长。

他的名字叫做朱剑凡,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,他也叫做周家纯。

说到这里,你一定想问,他为什么会有两个名字,而且姓都不一样?要想说明白这个,就得把时间拉回明朝末年。

01 姓周的明朝皇族后裔

明朝末年,天下乱象丛生,八旗铁骑入关,横扫天下,无人能敌。

身处湖南的藩王吉王朱由桧(注:从这个名字上来看,吉王是正儿八经的朱棣一系血脉,初代吉王正是明宪宗朱见深的七弟朱见浚),联合何腾蛟(注:一度被骂作忠臣误国的典范)、李自成农民起义军余部坚持抗清,在战事失利后,吉王一家除年仅10岁的小儿子逃出生天外,其余人全部被杀死。

明清交替之间的战乱,不少明朝宗室处于避祸考虑,纷纷改名换姓,躲避农民军和清朝追杀,这位吉王仅存的血脉在战乱中逃到湖南宁乡山区,得到了周氏族人的庇护,因此改姓周,慢慢在此繁衍生息。

时间来到1883年,清光绪年间,朱剑凡出生于湖南省宁乡市,他的父亲周达武率领湘军追随左宗棠进驻兰州,担任甘肃提督已有8年之久,可谓是官宦世家,他的岳父魏光焘是中国新疆地区建省后的第一任布政使,历任两江总督之职,位高权重,清王朝的重臣。

按理说,出生于这样的官宦世家,权势滔天,朱剑凡应该是一个一心维护清王朝统治利益的腐朽贵族,实则不然,正所谓出淤泥而不染,朱剑凡的母亲出身卑微,从小看惯了封建大家庭下的勾心斗角,十分同情妇女受压迫的命运。

1900年,17岁的朱剑凡与两江总督魏光焘之女魏湘若结婚。1902年,朱剑凡远渡日本求学,结识了黄兴(注:中华民国的创建者之一、辛亥革命的先驱和领袖)、陈天华(注:《猛回头》作者,民主革命家),接触到民主革命思想,回国后的朱剑凡便决心投身解放妇女、女权运动的革命浪潮之中。

辛亥革命后,周家这一支复认朱姓,重修族谱,以示不忘先祖,周家纯也改名为朱剑帆,后又省写帆为凡。

02 毁家办学,女权先驱

1904年夏天,朱剑凡从日本弘文学院毕业回国了。两年没见,出现在母亲姚氏、妻子魏湘若和两个孩子面前的他变了,以前的长袍短袖变成了西装革履,长长的辫子也剪掉了。

朱剑凡在日本学的是师范专业,回到国内自然是要兴办教育,启发民智,而且朱剑凡想要办的教育不是一般的教育,他要办的是女学,为女性发言,开启民智。

这不是朱剑凡的心血来潮,也不是他的标新立异,而是深思良久的决定,从小在封建大家庭下的所见所闻,让他深刻明白这个时代女性地位的低下,女子沉沦黑暗,非教育无以拔高明,他由此想到了整个社会的女性,必须通过教育途径来提高她们的社会地位,为女性争取权益,开启女性解放。

1905年,朱剑凡决定兴办女学,在当时,清政府下令禁办女学,湖南也查封了几所女校,朱剑凡捐出泰安里部分私宅园林,创办女子学堂,设师范班,附设小学与幼儿园,对外假称“周氏家塾”,表面教授四书五经,实际教授西方新学,垂帘授课避人耳目。

有了学校,还得有学生吧,为了招收学生,朱剑凡也拉下脸面,出面拜托世交故友,登门求索,左宗棠的孙女、谭廷凯的女儿等湖南有名望的名门闺秀都被拜访,请求入学,甚至朱剑凡的妻子魏湘若也被编入师范班,成为第一届速成师范科毕业生。

有了学校,有了学生,你还得有资金,才能使得学校运转起来。为了 办学,朱剑凡的妻子变卖了全部陪嫁的金玉首饰珍贵皮服,据朱剑凡的儿子朱伯深回忆说:

但家庭的财权掌握在祖母姚氏手里。这是一个极为节俭的女性。我在孩童时代,曾多次亲见父亲跪在姚氏祖母膝前撒娇、连哭带哄,乞求给钱支付家塾经费。

1907年清廷解除禁令,学堂改名为周南女学堂。这一年朱剑凡带领学生们参加反对满清所谓铁路国有的斗争,举行罢课,积极投身民主革命浪潮中。1908年,周南增设音乐、体育、缝纫等专科,扩建校舍增加到80多间,设备相当完善。周南声誉鹊起,远近求学者闻风而来,学生增至600多人。

后来,朱剑凡在母亲姚氏去世后,执掌家庭财权,直接来了个毁家兴学,将蜕园改为校舍,变卖田产,填池盖房,增加体育设施,将桌椅板凳、教学仪器搬进了昔日的私家花园。后来,朱剑凡先后将周南改名为女子师范学堂、女子学校,并将自己宅后全部园林立契捐赠给周南。这园林原是朱氏兄弟共有的,周家纯便以宁乡大庄园自己享有的一半与哥哥廉甫兑换,取得长沙城内园林的全部所有权,仅留出园林南部的住宅自用,其余的转让给周南为永久性校址。

据统计,朱剑凡先后捐献的资产价值达11万余银元,用于资助学校的开支。朱剑凡专心办学,不仅倾尽倾家财,对功名权势也视若浮云。20年代他曾三次代表湖南教育界去北京参加全国性教育会议。范源廉任国务总理时曾打算任命他做教育总长,他也辞谢了。

从周南走出的女学生中,有第一位女中央委员、第一任妇女部长向警予、中国第一任妇联主席蔡畅、女革命家帅孟奇、刘昂、黄彝等、毛泽东主席的第一任夫人杨开慧、革命女烈杨展,女作家丁玲、妇女活动家劳君展、曹孟君等等。建国后,周南更是创造了中国女界许多第一:第一位女邮工,新中国的第一位女法官、地球物理女工作者、水利工程女专家,第一批女飞行员...

朱剑凡创办的周南成为湖南乃至中国女子教育的重要基地之一,为社会培养了有用之材。周南是妇女解放运动精英的摇篮,也是国家女性实用人才的产床。

03 终章

1932年,朱剑凡在上海法租界赖菲尔德路和提篮桥开设小酒店,用来掩护党的活动。经常出入的有李富春、何叔衡、徐特立、柳直荀、谢觉哉、李维汉、肖劲光等许多同志。他每天挎着菜蓝外出,侦察四周,保护同志们的安全。过度的辛劳损害了朱剑凡本来就病弱的身体,1932年夏,因胃癌逝世,葬于上海公墓,享年49岁。

1953年,迁葬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。毛泽东主席这样评价他:“是一个很有骨气的人,正大光明,可惜死得太早了。”

在他的墓志铭上写着:树植女权,肇公之业。拥护革命,竟公之节。全公业者有夫人之懿德;成公志者公己寄期望于嗣哲。物化歇墟,魂萦新国。公之精神其不灭。

时值清明,祭奠英雄,又正值网络上女拳横行,一时有感,想到这位真正的女权解放英雄,眼中看到的是民间疾苦,心中蕴藏的是家国天下,不计较个人一点一滴的得失。

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,不外如是吧,也正是因为这份家国天下的心胸,才让一代伟人毛主席能够欣赏有余吧。

时值清明,谨以此文祭奠英雄,清酒一杯,上祭天地,下祭祖先,再敬英雄,伏惟尚飨。

转载原文地址: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696112870471984276

作者:青衫弹史,软件工程师,历史领域爱好者